frontiertw on 八月 19th, 2018

作者與可愛的女兒淨姐。照片提供/陳惠琪

文/陳惠琪

7月17日我又拖著兩隻小鬼上了台北,很多次的舟車勞頓,就是為了我們家淨姐!

今天在衛福部門口等待開會結果時,我焦急到眼淚忍不住盈眶了!我才驚覺,淨姐(單側聽損)的未來其實讓我很焦慮。

這五年來,我一直跟自己說,把淨姐當成一般正常的孩子來照顧就好,但是隨著她越來越大,進到學校開始,從學習、人際關係、生活狀況,一直一直有好多新的問題出現!

我一路看著我的女兒在這些我們看似基本能力的地方跌跌撞撞,但這些都不是她的錯啊!(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單側聽損兒母親的擔心與煎熬

frontiertw on 八月 19th, 2018

Photo by Lidya Nada on Unsplash

文/Chihin Kuo

我是先天右耳神經傳導有問題完全聽不到,左耳聽力正常。我那個年代還沒有新生兒檢查,小時侯父母的教養是放牛吃草。其實如果跟我一樣天生聽不到,小時候根本不覺得自己不一樣,會覺得哪裡怪怪好像有點不順,可是因為一出生接觸到的世界就是單側,我完全無法對照分辨哪裡有問題,直到上高中那一年,覺得怎麼別人都可以兩耳交換聽電話而我不行,才發現原來我右耳只有裝飾作用,父母才帶我去長庚檢查終於確診。

由於我當時已經是上高中的青少年,助聽器幫助不大,醫生只有叮嚀走路要小心週遭狀況,定期檢查優耳。高中才發現,想當然我媽也都跳過這些關於家長的糾結了,她被我告知的時候,的確蠻自責的,不過都長那麼大了生活學業都很習慣,事隔多年現在我們也會開玩笑說要是兩邊都聽得到早就拿諾貝爾獎了。(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差點拿到諾貝爾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