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tw on 七月 13th, 2010

by 張瓊齡

小團山上的黑蝴蝶。Photo by 郭中一

小團山上的黑蝴蝶。Photo by 郭中一

連續第三年,我來到安徽合肥的小團山香草農莊。

前兩年來訪的時候,都是寒冷的正月天,我曾經隨著郭中一老師、莊蕙瑛師母風塵僕僕(這不是形容詞,從合肥到小團山的車行途中,真的常見一路鋪天蓋地而來的黃沙)到小團山上走走逛逛,但從未能在山上住下,畢竟主建築體「徽風歐韻協同住宅」在前兩年我造訪時,尚未正式落成啟用。

此行,我在中國有超過一個月的逗留,進中國前,已經在東南亞遷移停留了幾乎兩個月,小團山是我預定要在中途休養生息,並且針對前一段行程進行反芻沈澱的居所…(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黑蝴蝶

frontiertw on 四月 23rd, 2010

by 張瓊齡

印尼中亞齊白象大學的學生,正在練習英文造句。張瓊齡攝。

印尼中亞齊白象大學的學生,正在練習英文造句。張瓊齡攝。

我還在旅途中。

這趟旅行,源自於2009年夏天,陪同清華大學國際志工印尼團的學 生到中亞齊的Takengon(我把它譯為:大家旺。請用閩南語發音唷!而當地也盛產鳳梨,鳳梨閩南語讀音是旺來,我對這個譯名真是滿意極了)服務時,結識了當地的一群大學生。這群學生過去並沒有學習英文的動機,因為不認為會有機會碰到外國人,直到清大學生的到訪,彼此必須一起生活、一起合作完成志願服務的項目,才讓他們切身體會到:「原來學英文真的有用!」「為什麼我的英文這麼爛!?」

就在離別的前夕,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十八相送會上,我昭告天下,2010年的二、三月間,我將再來,這一趟可以待上一整個月,不特別做的事,就是義務教大家英文…(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On the Road

frontiertw on 十二月 21st, 2009

by 張瓊齡

Photo by chiang

Photo by chiang

我大學同學有一位來自新加坡。永遠記得他很明白地說過:「我是新加坡人,不是中國人。」

當年跟他相處的時候,只覺得他滿腦水泥,性格緊繃,像是不小心就會脫口說出「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那種人,後來聽說他到台灣唸書之前,連只隔了一道橋就可以去的馬來西亞都沒去過,有種原來如此的恍然大悟。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新加坡國土之小,跟它的國際機場之大,形成強烈的對比(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一個無法不看見的國度

by 張瓊齡

公益團體關心的議題通常很嚴肅,那的確有礙於大眾跨入公益領域,但一時也不知如何解套。

當我開始從事國際志工服務,體驗過把公益和旅行做結合之後,感覺如果原本喜歡旅遊的人也能夠很容易地隨手做公益,應該公益領域的人口就會大增。

2006年,基於從事國際青年志工培訓工作的需求,透過作家褚士瑩所寫《蓋滿愛心的護照》 一書幾個介紹「多背一公斤」的頁面,上網搜尋到發起人安豬(Andrew)的聯絡方式,並在當年六月下旬北京之行,首次會面。當時的「多背一公斤」,還是 個純粹由志工運作的網路社群,而安豬已在某位「天使投資人」承諾支持的情況下,即將跳脫從事十年的IT行業,全職投入「多背一公斤」的創業工作(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多背1kg,公益放輕鬆 ──中國背包客赴台公益旅遊的最佳平台

frontiertw on 九月 17th, 2009

by 江妙瑩

《地圖上最美的問號》是一本好書、更是一本好讀的書。在歷經八八水災重創台灣山林之後,再看作者的文章,使我們不禁進一步思考,人類如何運用與自然休戚與共的施工方式,親近大自然,保持永續生態環境。

莫拉克颱風侵台,大量土石流沖刷而下,展現大自然反撲的力量,道路柔腸寸斷,許多部落毀於一旦,高雄縣甲仙鄉小林村甚至慘遭滅村命運,山坡地過度開發問題再度引發社會各界討論。山坡地開發不僅涉及道路、步道、房舍以及各項民生工程,即連讓人類走過的步道施工法都會影響土水保持,讀了本書,可說開啟對生態保育的不同視野……(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地圖上最美的問號

frontiertw on 九月 1st, 2009

by 張瓊齡

有一回到國外從事公益旅行,離開前,問了常駐當地的NGO友人,接不接受小額捐款時,他淡淡地笑了一笑說,我們沒有能力經營小額捐款。

在公益圈子多年的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不免感到好奇,一般來說,有人主動幫忙募款送上門來,應該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有人會不想接受呢?

進一步瞭解之後,得知他們的工作人力很有限,目前主要都是透過專案計畫跟國外贊助型的基金會募款,來自台灣的經費只占30%的比例,加上這些年很流行的海外志工服務,連他們原本就很有限的空檔時間,也都要用來接待或安排這些青年志工,如果小額捐款的數額沒有大到一定的規模,可產生足夠的產值讓他們另聘專人來服務,那麼他們勢必無法好好來經營這一塊,最後捐款者也會流失,之前擠壓出來投入的人力與時間也就等於是白費(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關乎規模的幾件事

frontiertw on 六月 30th, 2009

by 張瓊齡

打從10多天前,我便開始沖冷水澡了。7月7日(2009),我將再次前往印尼一個月,這算是行前準備。

2003年,我第一次到爪哇島中部大城─萬隆市訪友,朋友的家看來是位於都市邊緣的一個移民社區。這位朋友去過台灣,知道台灣人的習慣,特別貼心幫我準備了溫水洗澡。他說,在印尼,只有老人與小孩才不洗冷水。

2007年,我到蘇門答臘外海,船程兩小時的亞齊小島當志工,整個8月都是汲井水洗澡,大多數的時候,水質清澈見底,透心涼,逢上雨天,井水卻變得汙濁,但面對著黏膩膩不斷發汗的身體,總還是閉著眼睛,矇著洗了吧(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風雨中的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