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tw on 十月 2nd, 2019
路的指標

Photo by Brendan Church on Unsplash

智智的家人有媽媽和兩個妹妹,可惜的是兩個妹妹已出嫁各組家庭,偶爾才會透過line訊息聯絡彼此,而智智的媽媽同為身心障礙(智障併精障/中度) ,也因為這樣,身邊少了可以教導智智的人。因此曾經受人慫恿下將父親遺留的房子變賣,智智跟媽媽過著流落街頭,為了要填飽肚子,智智誤信朋友教的賺錢的方式,把重要的銀行帳戶存簿和印章,二話不說就答應把東西交了出去,也因為帳戶被拿去賣,變成了人頭帳戶因此進出監獄,才驚覺原來這是不對的事情。(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自我選擇、自我決定、自我負責

frontiertw on 一月 30th, 2018

「光復家園」住民婉琳、英瑛與另兩名女生都是具有生活自理能力、願意學習獨立生活的成年智障者,白天各自出外工作,晚上回到社區家園,彼此就像家人一樣定期召開家庭會議,一起討論菜單、分擔家務、準備三餐、從事休閒活動…,社工與教保員不同住,以『支持者』的身分參與在她們的生活中,給予這四位住民更多的自主權與選擇權。

不一定非得搬離原生家庭才是『自立生活』,然而,不得不承認『獨立居住』的確最能體現智障者青年在”社區自由自在生活”的樣貌。

智能障礙朋友可以過一般人的生活嗎?「光復家園」驗證,答案是肯定的。(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放手單飛去

frontiertw on 四月 18th, 2012

 

「自立生活」是什麼?辦了一年的活動,不時都還有人會問我這個問題。處在台灣社會的我們,從小到大習慣了填鴨式的思考模式,競爭出頭天的生活,也不斷的建立高速公路型的人生跑道;生病後的大家,就像一時間被下放到曲曲折折的鄉間小路,迷路了、失落了!所有的想望的是為了找回連接大路的通道。

「自立生活」這樣的概念,就是想與大家一起摸索出「我們想要甚麼樣的生活」。當這些公式化的道路、統一的標準對我們都不適用時,就要建立一個讓自己喜歡的人生,去挑戰一些理所當然的思維,去確認自己想要甚麼樣的生活,去發現生活中的阻礙是甚麼,去學習解決阻礙、學習開闢自己的道路,都是我們要作的事。因為別人指引的道路不是自己想走的,所以要學會自己找路,走錯了,學會自己承擔。(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別人可以自立,我們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