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tw on June 30th, 2015

by 張瑋琦

主婦聯盟婆婆媽媽們走出廚房又走進廚房的另類女性主義實踐行動。Photo by chiang in 反核遊行。

主婦聯盟婆婆媽媽們走出廚房又走進廚房的另類女性主義實踐行動。Photo by chiang in 反核遊行。

康健及天下雜誌以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和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十四位女性的圖像,企劃了這本《真食育》。找我寫序大概是為了食育,但說起主婦聯盟,我腦中揮之不去的念頭卻是生態女性主義的知名案例——印度婦女的抱樹(chipko)運動,數千名婦女以肉身圍繞著樹木抵擋森林被砍伐的運動。

1970年代後半至1980年代,西方社會發生了一連串因開發而引起的生態鉅變,引發婦女及婦女團體集結抗議「商團戰士對地球及生物的殘害,以及軍方戰士 所掌握的核武威脅」。隨著工業資本主義的全球擴張,1980年代也是台灣開始接受環境破壞式經濟成長的年代,台灣主婦聯盟的婦女們從1980年代的新竹李 長榮化工廠污染、鹿港杜邦設廠抗議行動,到1990年代搶救台北樹蛙、搶救濕地和搶救受商業破壞山坡地等,以及2000年起提倡非核家園、對抗全球化的糧 食商業入侵(反美牛、反基改食品運動)等,凡是對抗男性中心主義式的經濟開發與商業擴張,她們無役不與…(閱讀全文)

Tags:

frontiertw on June 30th, 2015

影像製作工作坊上課分組討論情景初剪時我用照片表現學生在總會工作坊一天的生活紀錄,缺少了故事的主軸,因為這些就是我們的日常生活,而我也以為這樣的表現方式可以讓大家了解我們。但後來發現並非如此,因為除了與我同辦公室的輔導員外,沒有人知道我到底在幹嘛,到底想說些什麼,這是我最先遇到的瓶頸。

因此在第二次修改時有些自暴自棄,後來試著以對朋友分享學生生活點滴的方式述說,意外地找到了方向。原來說故事一點都不難,原來我每天都在說著故事,只是我並沒有意識到,而原來當我輕輕說著我眼中的所看到的、我每天所感受到的,是可以這麼觸動人心。(閱讀全文

frontiertw on June 30th, 2015

安娜修女照顧障礙兒情景以前剛來的時候,有一個孩子長得不討喜,身上又有一股奇怪的臭味,不太有員工願意靠近,那時一位荷蘭修女,每天固定在晚餐後將那孩子抱在懷裡,跟他說話、 親吻他,看到員工也會開玩笑的說:「我的寶貝很可愛要不要抱抱?」說真的,那是一個特別的孩子,我抱過幾次,但終究沒有辦法像修女一樣,可以長時間忍受他 身上的異味。後來修女離開臺灣,他的寶貝一年後也到天堂當小天使了,我猜想,可能心裡太難過,知道愛他的修女永遠也不會回到他身邊了。(閱讀全文

frontiertw on June 5th, 2015

by 網氏

誠實且相互知意、信任是開展開放式伴侶關係的先決條件。flickr@purplejavatroll CC BY-SA 2.0

誠實且相互知意、信任是開展開放式伴侶關係的先決條件。flickr@purplejavatroll CC BY-SA 2.0

「一個人同時愛兩個人是可以的嗎?忠貞的愛情與性愛自由可能兼得嗎?
開放式關係與多重伴侶關係,就是由一群相愛的同時也可以愛別人的人組成,與偷吃劈腿外遇不同的是,他們彼此對這樣的關係知情且同意,每一組伴侶或情人的狀 況皆不盡相同,開放的界線可能是性關係、是情感或其它部分的親密感,溝通可能費力又複雜,但也可能很輕鬆簡單。這究竟是如何辦到的?」

以上這段文字,看起來是想與「想要開放式關係」的人對話,愛或被愛至少(或以上)有兩個人,另外那個人怎麼想呢?她/他願不願意實行呢?如果不願意的話,怎麼辦呢…(閱讀全文)

Tags:

by 網氏

「還我行人路權聯盟」將長久持續運作下去,進行政策遊說監督和公民教育,直到行人路權真正獲得保障為止。還我行人路權聯盟提供

「還我行人路權聯盟」將長久持續運作下去,進行政策遊說監督和公民教育,直到行人路權真正獲得保障為止。還我行人路權聯盟提供

「這是人行道不是車行道,你竟然還叭我,我跟你有仇嗎」、「我們的孩子都在人行道上被『碳』了」、「做路人太屈辱了」……南台灣多個婦女團體聯合組成「還我行人路權聯盟」,訴說在當今行走於街道的處境,並致力倡議行人步行權益與城市空間的友善環境,以及弱勢者、輪椅族的用路權。母性的社會關懷動員,這股星星之火能否燎原,在各地方縣市起而傚尤,進而掀起全國性運動,確保行人的路權?婦運草根力量未曾遠離,需要我們持續努力…(閱讀全文)

Tags:

by 江妙瑩

如果月經是羞恥的,誰來為我們傳承新生命?
如果經血是污穢的,哪裡是我們新生的淨土?

2015年3月25日網氏專欄作家寫手大集合。Photo by 開拓文教基金會

2015年3月25日網氏專欄作家寫手大集合。Photo by 開拓文教基金會

2008年11月21日網氏女性電子報團隊舉辦創刊以來首次的讀友會(妖嬌美麗再走10年結緣於網氏),大家相約盡快再敘,沒想到這個約定竟一晃眼睽違7年……

3月25日(2015)夜晚吹著涼涼的風,網氏專欄作家、寫手和編輯委員們再度齊聚一堂,出席的有開設專欄「Dutch最前線」的黃淑怡、先後開設兩個專欄「小混孕功散」「小混加味散」的林小混、「棉樂悅事在尼泊爾」的林念慈、長期採訪精彩人物的網氏特約企畫編輯吳淑姿,眾多不離不棄的寫手吳明真許淑屏司儀沐川以及編委開拓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蔡淑芳、婦女新知基金會培力兼文宣部主任陳逸和我。

淑芳開場後,話題從如何與網氏結緣開始,自此毫無冷場,一群女人吱吱喳喳、笑聲不斷、高潮迭起…(閱讀全文)

Tags:

frontiertw on March 24th, 2015

by 網氏

問題應該要這麼問的「男人為何讓受暴女性無法離家」。Photo by Orin Zebest

問題應該要這麼問的「男人為何讓受暴女性無法離家」。Photo by Orin Zebest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暢銷小說《1Q84》敘述著女主角青豆為幫受暴好友出氣,懲罰其施暴的丈夫,繼而創造出她的副業──專門將那些傷害妻子的男人「移到另一個世界去」的故事,由小說中我們了解到施暴者非勞動階層專屬,他們有可能是石油業投資專家,也有企業家第二代,受過高等教育及高收入者,打破家暴案件多發生貧窮、藍領家庭的迷思。

不論是白領或藍領或中低收入戶,婚姻暴力的案件往往持續多年,忍耐了三五年直到受暴者身心受創嚴重,對外求助,暴力事件才為外界知曉。很多人不懂,受暴婦女為何不離家、直接離開那個令她身心受創的人?是為了孩子、生計,還是另有原因讓她們受困其中…(閱讀全文)

Tags:

frontiertw on March 10th, 2015

by 網氏

賦予女性和女孩自由平等的權利和機會為聯合國世界婦女大會揭櫫的宣言。Photo by chiang2015年聯合國國際婦女節主題為:Empowering women, Empowering humanity: Picture it!(賦權女性、賦權人類:看見與實踐;見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幹事伊琳娜·博科娃國際婦女節致辭), 主要回應聯合國於1985年在北京召開世界婦女大會所提出的北京宣言與行動綱領,稱為Beijing+20;賦予女性與女孩在所有生活領域都能擁有自由、 平等權利與機會(pictured a world where women and girls had equal rights, freedom and opportunity in every sphere of life.)。另一方面,全球國際婦女節網站將「理念成真(Make it happen)」,提供各國訂定國際婦女節主題的參考。

對照聯合國不斷強調賦予女性擁有自由平等的權利,台北市長柯文哲農曆年前一席「一個國家30歲以上未婚女性,如占三成以上,應當國安問題處理」言論,再度 引爆社會議論,被質疑只針對女性,有性別歧視之嫌。對此,柯文哲又改口稱,不管男女,30歲以上沒有結婚,通通是國安問題,因為這些人繼續不結婚,會造成 國家社福的壓力…(閱讀全文)

Tags:

frontiertw on February 17th, 2015

by 網氏

中高齡女性可有放年假的權益?Photo by chiang

中高齡女性可有放年假的權益?Photo by chiang

再過八、九天便是羊年農曆春節了。儘管寒流接連來襲,低溫籠罩各地,但家家戶戶採買年貨、規劃出遊、清潔打掃的腳步未曾停歇,以迎接年節假期。在這 股歡欣等待放長假的氣氛下,承擔家庭照顧責任的照顧者可曾享有同等待遇假期?特別是以中高齡女性為主要的照顧者族群,她們有多少喘息的時間與機會?

台灣社會人口少子化與高齡化速度相當的快,根據內政部統計,我國於1993年開始進入「高齡化國家」,即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的7.1%。2012 年老年人口則達到11.2%,約260萬人。又依國發會的推估,2018年我國便成為「高齡國家(老年人口超過14%)」;2025年即進入「超高齡社會 (老年人口超過20%)」,青壯與老年人口比為3.4比1(王舒芸、王品,2014)。學者王舒芸、王品指出,同為高齡化過程,瑞典從1900年高齡人口 占8%,到2000年、歷經100年才翻一倍達到17%,反觀台灣,卻僅以25年、四分之一時間即達到高齡社會,因此長期照顧相關政策的反應速度必得更快…(閱讀全文)

Tags: ,

frontiertw on January 27th, 2015

by 白爾雅

女同志容易被當作手帕交,同居便容易?Photo by Carli Jean

女同志容易被當作手帕交,同居便容易?Photo by Carli Jean

有人說,女同志的親密關係可以用「手帕交」來偷渡過關,偶爾帶女朋友回家住,家人也不會起疑的。真的是這樣嗎?

和兄弟姊妹(或其他)合用房間的拉子怎麼辦?一牆之隔該怎麼按奈住呼之欲出的聲響?更何況,有了女朋友真的只會「偶爾」帶回家嗎?在長輩的屋簷下,別說沒 出櫃的要躲藏遮掩,已經出櫃的女同志女兒也不見得自在。有些女同志的戀情發生在離家百里的校園,住在宿舍卻不一定能逃離父權加上異性戀霸權的監視,每次聽 到朋友提起和舍監的偵防戰,總是令人莞爾又唏噓…(閱讀全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