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tw on August 24th, 2015

by 網氏

2013年LIMA台灣原住民青年團赴美國參與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之團員合照。洪簡廷卉提供

2013年LIMA台灣原住民青年團赴美國參與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之團員合照。洪簡廷卉提供

台灣非聯合國會員國,在國際會議場合發言受限。2015年「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UNPFII)」大會議程中,安排半天的時間,專門針對太平洋地區的原住民族所面臨問題進行討論,就在婦女工作小組的發言詞中兩度出現「台灣」,且未受到主席指示中斷,令與會的LIMA 台灣原住民青年團成員雀躍不已,在族群間奔相走告,深刻體會到原住民族權利的實踐,需要持續不斷的投入。

Lima為南島語族共同擁有的詞彙,意為「數字5」或是「手」。取「手」之意,一群志同道合、背景不同的原住民青年在2013年成 立「LIMA台灣原住民青年團」,從事原住民青年國際參與的培力工作,相信將彼此的手牽起來、拉近距離,就會形成更大的圈、更大的圓,感受彼此的溫度與心跳,也知道彼此的需要……(閱讀全文)

Tags:

frontiertw on August 3rd, 2015
2隻嬰兒小手照片,攝影/Jodie Gore

攝影/Jodie Gore

在我們家最常上演的就是找不到東西,因為弟弟有一陣子愛撕紙,一個不注意姐姐的作業就變碎紙了,所以只能要姐姐一定要把東西收好;或是把房門上鎖,以免重要東西不見了。我們總認為這是沒辦法改變的,因她有這樣的弟弟。我們總是很輕易的要求姐姐配合很多事,使喚姐姐,大人在忙,看一下弟弟;有時當小幫手拿東西,或因弟弟情緒不好便爽約不能去兒童樂園,這時姐姐聽話是應該的,但抱怨就會被說是不懂事,所以女兒只能把自己的想法隱藏起來,繼續做好女兒,我們雖知她也是我們的寶貝,但是又能怎麼辦,大家都好苦、好累!

有一次,姐姐要到同學家玩,卻在出門前被弟弟在手臂上用力的咬了一口,粗心的我因忙著處理弟弟的情緒,只告訴她弟弟不是故意的,也沒有安撫女兒,就讓她走了。後來是同學媽媽告訴我,姐姐到她家時哭得很傷心,因為被弟弟咬得好痛,卻不敢在媽媽面前哭,因為怕媽媽擔心。當時的我卻是羞愧的,女兒為何是到別人家哭,因當時的自己不想讓別人覺得我們可憐,在外總是表現的很堅強,更別說在別人面前掉淚了,根本忘了姐姐只是個小孩。(閱讀全文)

frontiertw on August 3rd, 2015
作者劉淑慧 女兒嬰兒時期照片。照片提供/劉淑慧

作者劉淑慧 女兒嬰兒時期照片。照片提供/劉淑慧

擁有醫療背景的我們,雖然知道這樣的腦部缺氧會帶來多大的後果,教科書不知道已經寫的多清楚:極重度腦性麻痺合併頑固型癲癇,多麼長又多麼重的診斷。但是,我們還是一方面帶著所有病歷資料去其他醫院尋求可能的奇蹟,然而,我們卻在其他醫師的診間聽到那樣的回話:『你們自己就是醫師,難到不知道這個後遺症是如何嗎?你還來這裡做甚麼?孩子的狀況,就像你看到的片子,腦一片白花花,你還想聽到甚麼?』,當時,那樣誠實卻又帶有戲謔的回答,不只讓我無地自容,奪門而出,就連讓我作個夢的機會都沒有,過去專業的知識逼得我無奈的接受事實。

另一方面,也準備出國去找萬分之一的出路,我曾有瘋狂的想法,獨自一人帶著孩子去國外就醫,將先生留在台灣打拼賺錢。幸而,遇到有相似經驗的人提醒,夫妻同心生活面對,才是生命中更重要的態度。因此我們決定,夫妻共同留在台灣面對孩子的醫療與未來的生活。以前計畫的才藝課現在變成復健課,別的媽媽開口是哪裡的音樂老師有口碑,而我開口的是哪個復健師有夠厲害,哪一個醫院要如何排隊最快。(閱讀全文)

frontiertw on July 31st, 2015

by 網氏

實行開放式關係最終要回到內心探詢自己的需求。flickr@Vinoth Chandar CC BY 2.0

實行開放式關係最終要回到內心探詢自己的需求。flickr@Vinoth Chandar CC BY 2.0

當人們追求更好的情感品質,以及穩定的伴侶關係同時,卻發現一對一關係卻非最理想的選擇,有人因此開始探索開放式伴侶關係的可能性,在摸索的過程中,我們也發現由於個人特質的差異,非一對一的情感關係呈現出多元樣貌。

6月間(2015)我們推出焦點話題「我要發展開放式伴侶關係?」分享那個被迫或被動實行開放式關係或多重伴侶關係者的的心路歷程;有人是開放性、但不開放情感;也有人有心開放卻難覓對象……(閱讀全文)

Tags: ,

frontiertw on July 28th, 2015

有關開放空間會議相關訊息,請前往

Open Space Taiwan 網站
Open Space Technology Taiwan 臉書專頁

校園開放空間經驗

 

Tags:

frontiertw on June 30th, 2015

by 張瑋琦

主婦聯盟婆婆媽媽們走出廚房又走進廚房的另類女性主義實踐行動。Photo by chiang in 反核遊行。

主婦聯盟婆婆媽媽們走出廚房又走進廚房的另類女性主義實踐行動。Photo by chiang in 反核遊行。

康健及天下雜誌以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和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十四位女性的圖像,企劃了這本《真食育》。找我寫序大概是為了食育,但說起主婦聯盟,我腦中揮之不去的念頭卻是生態女性主義的知名案例——印度婦女的抱樹(chipko)運動,數千名婦女以肉身圍繞著樹木抵擋森林被砍伐的運動。

1970年代後半至1980年代,西方社會發生了一連串因開發而引起的生態鉅變,引發婦女及婦女團體集結抗議「商團戰士對地球及生物的殘害,以及軍方戰士 所掌握的核武威脅」。隨著工業資本主義的全球擴張,1980年代也是台灣開始接受環境破壞式經濟成長的年代,台灣主婦聯盟的婦女們從1980年代的新竹李 長榮化工廠污染、鹿港杜邦設廠抗議行動,到1990年代搶救台北樹蛙、搶救濕地和搶救受商業破壞山坡地等,以及2000年起提倡非核家園、對抗全球化的糧 食商業入侵(反美牛、反基改食品運動)等,凡是對抗男性中心主義式的經濟開發與商業擴張,她們無役不與…(閱讀全文)

Tags:

frontiertw on June 30th, 2015

影像製作工作坊上課分組討論情景初剪時我用照片表現學生在總會工作坊一天的生活紀錄,缺少了故事的主軸,因為這些就是我們的日常生活,而我也以為這樣的表現方式可以讓大家了解我們。但後來發現並非如此,因為除了與我同辦公室的輔導員外,沒有人知道我到底在幹嘛,到底想說些什麼,這是我最先遇到的瓶頸。

因此在第二次修改時有些自暴自棄,後來試著以對朋友分享學生生活點滴的方式述說,意外地找到了方向。原來說故事一點都不難,原來我每天都在說著故事,只是我並沒有意識到,而原來當我輕輕說著我眼中的所看到的、我每天所感受到的,是可以這麼觸動人心。(閱讀全文

frontiertw on June 30th, 2015

安娜修女照顧障礙兒情景以前剛來的時候,有一個孩子長得不討喜,身上又有一股奇怪的臭味,不太有員工願意靠近,那時一位荷蘭修女,每天固定在晚餐後將那孩子抱在懷裡,跟他說話、 親吻他,看到員工也會開玩笑的說:「我的寶貝很可愛要不要抱抱?」說真的,那是一個特別的孩子,我抱過幾次,但終究沒有辦法像修女一樣,可以長時間忍受他 身上的異味。後來修女離開臺灣,他的寶貝一年後也到天堂當小天使了,我猜想,可能心裡太難過,知道愛他的修女永遠也不會回到他身邊了。(閱讀全文

frontiertw on June 5th, 2015

by 網氏

誠實且相互知意、信任是開展開放式伴侶關係的先決條件。flickr@purplejavatroll CC BY-SA 2.0

誠實且相互知意、信任是開展開放式伴侶關係的先決條件。flickr@purplejavatroll CC BY-SA 2.0

「一個人同時愛兩個人是可以的嗎?忠貞的愛情與性愛自由可能兼得嗎?
開放式關係與多重伴侶關係,就是由一群相愛的同時也可以愛別人的人組成,與偷吃劈腿外遇不同的是,他們彼此對這樣的關係知情且同意,每一組伴侶或情人的狀 況皆不盡相同,開放的界線可能是性關係、是情感或其它部分的親密感,溝通可能費力又複雜,但也可能很輕鬆簡單。這究竟是如何辦到的?」

以上這段文字,看起來是想與「想要開放式關係」的人對話,愛或被愛至少(或以上)有兩個人,另外那個人怎麼想呢?她/他願不願意實行呢?如果不願意的話,怎麼辦呢…(閱讀全文)

Tags:

by 網氏

「還我行人路權聯盟」將長久持續運作下去,進行政策遊說監督和公民教育,直到行人路權真正獲得保障為止。還我行人路權聯盟提供

「還我行人路權聯盟」將長久持續運作下去,進行政策遊說監督和公民教育,直到行人路權真正獲得保障為止。還我行人路權聯盟提供

「這是人行道不是車行道,你竟然還叭我,我跟你有仇嗎」、「我們的孩子都在人行道上被『碳』了」、「做路人太屈辱了」……南台灣多個婦女團體聯合組成「還我行人路權聯盟」,訴說在當今行走於街道的處境,並致力倡議行人步行權益與城市空間的友善環境,以及弱勢者、輪椅族的用路權。母性的社會關懷動員,這股星星之火能否燎原,在各地方縣市起而傚尤,進而掀起全國性運動,確保行人的路權?婦運草根力量未曾遠離,需要我們持續努力…(閱讀全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