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請給 MeToo 當事人自由選擇說與不說的權利
日本政黨「維新之會」日前發生疑似性騷擾事件的二位當事人。取自矢板明夫俱樂部粉專

請給 MeToo 當事人自由選擇說與不說的權利

by 網氏

「難道 MeToo 運動以後,女生就沒有不站出來的自由了嗎?」一旦有人逾越身體界限,做出疑似性騷擾行為時,被騷擾的另一方是否有選擇說與不說、站或不站出來舉發的自由權利?這是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在其粉專「矢板明夫俱樂部」評論日本政壇疑性騷擾事件所拋出來的話題,值得台灣社會一起省思。

日本政黨「維新之會」日前發生疑似性騷擾事件的二位當事人。取自矢板明夫俱樂部粉專

2017 年美國藝人艾莉莎.米蘭諾(Alyssa Milano)在推特上公開遭受權勢性侵害的經歷,同時以 #MeToo(我也是)為標籤,鼓勵有同樣遭遇的人勇敢站出來,形成集體的力量。這股捍衛身體自主權的風潮逐漸在全球蔓延,也因為 #MeToo 運動推波助瀾使得更多人了解權勢性侵害、性騷擾受害者的處境。

囿於僱傭、職務、性別、種族、族群等多重交織的權力關係,性侵害、性騷擾受害人經常因害怕危及個人的生計、事業發展、社會關係而噤默不語,使得加害人得以繼續行惡。

另一方面,社會環境的氛圍若不利於受害者站出來指控,一旦說出來,輿論可能放大檢視受害者的一言一行,因而造成加害人選擇隱忍、沉默的結果,這就好像質疑某位同志朋友說:「同性婚姻合法化了,你為什麼不出櫃?」在反同、缺乏友善環境中,對出櫃的弱勢一方往往是另一重的壓迫,與權勢性侵害、性騷擾受害者有類同的處境。

(「維新之會」疑似性騷擾事件影片)

性騷擾定義不限於碰觸身體面積多寡、部位敏感性或時間長短

回到矢板明夫分享的案例,事件發生在日本新崛起政黨「維新之會」的一場造勢活動現場,當事人之一為該黨東京選區參議員提名候選人 48 歲的海老澤由紀,另一當事人為75歲同黨不分區候選人、前東京都知事豬瀨直樹,由影片我們看到,豬瀨直樹演講時,右手拿著麥克風,左手卻在海老澤的背部、肩部及胸前移動。

豬瀨的舉動,在日本引起不小的風波,網路批評聲浪過大後,豬瀨趕緊在推特上道歉,為自己有輕率的肢體接觸感到抱歉。「維新之會」相關人士緩頰說,只是長輩對後輩的提攜之情,並非性騷擾。海老澤本人也澄清說:「根本沒有肢體接觸過多的感覺,也沒有碰到我的胸部。這件事為什麼成為新聞,自己也感到吃驚。」

針對豬瀨和海老澤的回應,矢板明夫觀察,網友們並不買單,認為「豬瀨的動作不雅,畫面讓大家看起來很不舒服,明明就是性騷擾」。而事件已經開始影響到「維新之會」的支持率。「維新之會」甚至被網友稱作「性騷擾之會」!

友善社會環境需要給予受害者自由選擇的權利

我們都知道,逾越身體界限的性騷擾,不限於碰觸身體面積的多寡、部位的敏感性或時間的長短,哪怕只是拍肩,令受害人不舒服即構成性騷擾。而網路鄉民充當路人甲,成為性騷擾受害者支撐的力量,是建構友善社會環境重要的一環。可是,反過來站在海老澤的立場,考量自身政治情勢與社會位置,乃至身心感受而否認,她不該擁有自由選擇的權利?當然,日本選民在此事件上以選票做出價值判斷又是另一個議題了。

發佈留言

18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