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tw on 二月 19th, 2019

教室裏有桌椅與白板,照片左方有作者與老師的合影

 

「因為那時候沒有頭髮,有帶著帽子上課。就覺得跟別人不太一樣,感覺別人會用異樣眼光看你」(承諺)

「還是會害怕別人用一種異樣的眼光,就是用一種貼標籤的感覺…難免會在乎啊,我以前比較胖比較壯一點,現在是變得很瘦也沒有頭髮,再加上治療完會有一點疲憊,還是有蠻多一些副作用在我身上體現、發現出來」(勳亞)

「國小的時候,小孩可能會有同學去模仿大小眼,或是一直盯著看之類的,讓你覺得很不舒服」(紹綺)

(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從醫院到學校──兒癌病童的返校之路

frontiertw on 一月 15th, 2019

三位老師在整理阿玉的化妝品,

「她很可愛,圓圓的,很喜歡跳歌仔戲給我看。她也很照顧我,以前會幫我刷牙,雖然都只刷右邊。」阿玉愛美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阿櫻也說,老師們不時會幫阿玉擦指甲油,身為客家人的她就會開心用客語說「漂亮」。阿玉的愛美也體現在她對外表的要求,每天吃早餐前或是吃晚餐前,阿玉都會堅持要化好妝才會出房門,一開始老師們還會唸她動作太慢,阿玉後來乾脆都關燈偷偷化妝,久而久之老師明白這是她的堅持,都會耐心等候阿玉,等她滿意了再來吃也沒關係。(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永不消逝的美好

frontiertw on 一月 15th, 2019

一位智青把盆栽拿起來放在面前

其實四、五年前,醫生才確診娃娃是肯納(自閉)症,過去把她當成多重障礙照顧二十幾年,加上學校也沒把她歸類到肯納(自閉)症,我從來沒想過她會是肯納兒。知道後,我才總算和娃娃更親近,也發現很多人會把肯納兒當成一般身心障礙者對待,教了娃娃三年的特教老師,也用千篇一律的方式對待她,最後根本不了解她,只能打電話跟我求救,娃娃在那裡也浪費六年,沒學會穿衣服,只學會滑直排輪。(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我的愛,是徐徐的溫度

frontiertw on 十二月 27th, 2018

身心障礙者法律扶助服務專案

周德彥主任進一步說明,今年五月法扶開始助人者的法律服務專線,很多弱勢者連自己有什麼權益都不知道、資源在哪不知道,他希望助人者如社工、手譯員、聽打員等,平常就會接觸到障礙者的朋友,如果在言談中發現他(障礙者)有一些問題,可以幫他問或請他直接打電話給法扶,透過跨領域間的合作可以讓社工在解決弱勢者的問題中,多一個協助管道,除了社工外,也希望新住民、新移民的通譯可以擔任這樣的角色,一起來協助弱勢朋友取得法律扶助資源,請大家把這個資源的訊息傳遞出去。( 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身心障礙者法律扶助服務專案

有四隻彩色的手環抱住一個圓點,看起來像是擁抱一個人,左方則為international Day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y 3 December等字文字。

自1992年開始,全世界每年都在12月3日這一天紀念「聯合國國際身心障礙者日」。今年國際身心障礙者日的主題是「賦予身心障礙者權力,確保包容與平等」(Empowering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and ensuring inclusiveness and equality)。此年度主題的重點是揭櫫於「2030年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議程」當中關於如何透過推動身心障礙者之權力,達到包容、平等與永續的發展。

2030年議程的訴求「勿遺漏任何一人」是國際社群為了發展一個和平富足的世界所發起的雄心行動計畫,該世界裡每個個體的尊嚴與平等可以落實成為基本原則並貫穿聯合國的三個工作主軸:發展、人權以及和平安全。從這方面看,關鍵點是確保身心障礙者可以完全平等地參與社會裡所有的領域,由身心障礙者、為了身心障礙者以及身心障礙者合作,一同打造可以啟動的環境。(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2018年國際身心障礙者日】賦予身心障礙者權力,確保包容與平等

frontiertw on 九月 30th, 2018

弟弟現在3歲了,還不會說話,也不會自己穿衣服,阿嬤說弟弟是大雞晚啼。但最近弟弟會開始發出奇怪的聲音、還會突然的笑,或是突然生氣、一直在家裡跑來跑去。隔壁的叔叔說會不會是中邪,要爸爸媽媽帶弟弟去廟裡拜拜,後來爸爸媽媽決定帶弟弟去醫院看醫生。

醫生叔叔跟爸爸媽媽說,弟弟是自閉症,而且有智能障礙。我不知道為什麼弟弟會得自閉症,而且有時候爸爸罵我、我很生氣躲在房間不想跟爸爸講話的時候,也會擔心自己是不是會得自閉症、是不是以後也會發出奇怪的聲音。有一次在公園玩的時候,一位小朋友問我,為什麼弟弟一直笑,我說因為弟弟是自閉症,但是他還是不懂,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他說……(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愛奇兒手足的需求

frontiertw on 九月 20th, 2018

 

我一直覺的騎重機環島是我原來的人生,我以為只要輕輕鬆鬆騎,欣賞沿途美景即可。但當我有了愛奇兒之後,我發現竟然從重機環島變成騎協力車載愛奇兒環島。在這過程當中我體會到,當你騎重機時不太會感覺到是上坡、下坡,大概只會覺得車子還不夠好,但是當你載著愛奇兒環島時,每一個上坡時都可以感覺到辛苦,而每一個下坡時也可以感覺到那種快樂。

當愛奇兒的爸爸簡單說就是沒有下班時間,每天白天上班晚上回家要上另外一個班……(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愛像漣漪無限擴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