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tw on 14 4 月, 2021

一群視障的爺爺奶奶們在教室裏圍著桌子向鏡頭比YA

雙連視障關懷基金會自去年7月開始,連續六周舉辦視障長輩的生命意義成長團體,6次團體中,每一次皆有15分鐘簡單的肌力訓練習作,增強成員平日自我照顧意識,也做為團體暖身,在某次課程分享生命中的挫敗經驗時,很多人都分享失明經驗,這種普同感,讓成員接收到其他人也有類似的問題與感受,降低了孤獨感。而比較活躍的資深老大哥,提出自己如何克服自卑和努力打拼事業有成,在父親去世前,獲得全家肯定,自己大受安慰。(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改變與激勵相互效力

frontiertw on 26 2 月, 2021

文/蔡美貴

民國84年,我因嚴重「脊椎側彎」導致心肺衰竭時,住進台大復健部,當我被通知前往「職能評估」辦公室,「職能老師」叫我躺進一個向後半傾的「娃娃車」,然後,在我背部和側邊塞了幾塊海綿。她說;妳以後就是要這樣躺著。這!這!這實在太震撼了!我的腦海閃過,這樣我怎麼「畫素描、油畫」?這樣我怎麼「洗菜、切菜、煮菜和洗碗」?這些可都是我當年的生命價值與生活重心啊!(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生命的長度不是唯一價值

frontiertw on 25 1 月, 2021

文/蔡宗顯

高樹是一個很傳統的鄉村地方,也可以說是個很樂天知命的地方,照顧者有些認為小孩的語言,長大就會說了,不用擔心,對早療的概念普遍不足。所以需要像靜芳這樣熱心的社工,利用辦活動的機會,才能發現需要早療服務的兒童,並三催四請,不厭其煩的,請照顧者將兒童帶來接受治療。照顧者有些是隔代教養的爺爺、奶奶,有些是為負擔家計,夜間上大夜班的家長,一下班還沒休息,就趕緊將小孩送過來據點進行早療,有些則是家中長輩認為兒童會跑會跳健康的很不需要早療,只能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讓彼此成為對方的幫助

frontiertw on 15 1 月, 2021

文/陳榮福

Luna來台到我家己近十二年之久,她之前曾在阿拉伯工作六年,有五位姐妹,一位女兒,在台工作期間,女兒由媽媽照顧,女兒今年大專畢業,如今經濟負擔漸減輕些。她隻身到外國工作相當辛苦,來台起初一年多因對國台語言不熟悉,加上她個性內向,不善於和人交際,溝通上有點雞同鴨講,由於我家曾請過三年看護,我懂得和她們相處,經常使用英文或google 翻譯和她溝通,基本生活相處上沒有大問題。(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疫情下的美麗風景

frontiertw on 30 12 月, 2020

文/葉玲

兒子上國中後,因緣際會才開始參加一些課程,參加漸凍人協會的初階寫作班,這是我告別學生生涯來,第一次和別人互動上課。剛去的第一天,我真的很忐忑不安,我的個性很壓抑,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感受,覺得自己像個傻瓜,不會說也不會寫。但看到有些學員們,即使全身癱瘓,不能說話,不能吃東西,上課中還要不斷的抽痰,讓我內心受到很大的衝擊,這麼強大的生命力,我真的覺得很慚愧。我能自由自在的呼吸,能盡情享用各種食物,只因為行動不便,我就把自己封閉在家裡,白白浪費時間。(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峰迴路轉人生路

frontiertw on 20 12 月, 2020

文/白睿婷

溝通輔具推陳出新,病友已能夠使用眼控電腦,向家人表達需求,從照顧層面的「我要喝水」至心理層面的溝通,電腦能發出Google小姐的聲音──看似方便,卻缺少些什麼。「聲音,是一種Identity,一種識別的身分,也是表達情感最重要的方式,失去聲音,等於與外界的聯繫隔絕。」(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重聲 Save&Sound

frontiertw on 9 12 月, 2020

爸爸騎機車載著淑婷去復健

身心障礙者的功能必需透過不斷的刺激與訓練才能進步或維持,否則衰退將比一般人快速,像淑婷這樣的多重障礙孩子,若無法進入小作所學習,就只剩下日間照顧中心或者在家由家人照顧,在沒有去處的情況下,淑婷到了日照中心,卻因為缺少同儕互動,每天回家都跟媽媽反應「我每天都好像在自語自言」,聽著孩子落寞的反應,媽媽心裏也很心酸。(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孩子,我們去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