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tw on 15 1 月, 2021

文/陳榮福

Luna來台到我家己近十二年之久,她之前曾在阿拉伯工作六年,有五位姐妹,一位女兒,在台工作期間,女兒由媽媽照顧,女兒今年大專畢業,如今經濟負擔漸減輕些。她隻身到外國工作相當辛苦,來台起初一年多因對國台語言不熟悉,加上她個性內向,不善於和人交際,溝通上有點雞同鴨講,由於我家曾請過三年看護,我懂得和她們相處,經常使用英文或google 翻譯和她溝通,基本生活相處上沒有大問題。(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疫情下的美麗風景

frontiertw on 30 12 月, 2020

文/葉玲

兒子上國中後,因緣際會才開始參加一些課程,參加漸凍人協會的初階寫作班,這是我告別學生生涯來,第一次和別人互動上課。剛去的第一天,我真的很忐忑不安,我的個性很壓抑,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感受,覺得自己像個傻瓜,不會說也不會寫。但看到有些學員們,即使全身癱瘓,不能說話,不能吃東西,上課中還要不斷的抽痰,讓我內心受到很大的衝擊,這麼強大的生命力,我真的覺得很慚愧。我能自由自在的呼吸,能盡情享用各種食物,只因為行動不便,我就把自己封閉在家裡,白白浪費時間。(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峰迴路轉人生路

frontiertw on 20 12 月, 2020

文/白睿婷

溝通輔具推陳出新,病友已能夠使用眼控電腦,向家人表達需求,從照顧層面的「我要喝水」至心理層面的溝通,電腦能發出Google小姐的聲音──看似方便,卻缺少些什麼。「聲音,是一種Identity,一種識別的身分,也是表達情感最重要的方式,失去聲音,等於與外界的聯繫隔絕。」(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重聲 Save&Sound

frontiertw on 9 12 月, 2020

爸爸騎機車載著淑婷去復健

身心障礙者的功能必需透過不斷的刺激與訓練才能進步或維持,否則衰退將比一般人快速,像淑婷這樣的多重障礙孩子,若無法進入小作所學習,就只剩下日間照顧中心或者在家由家人照顧,在沒有去處的情況下,淑婷到了日照中心,卻因為缺少同儕互動,每天回家都跟媽媽反應「我每天都好像在自語自言」,聽著孩子落寞的反應,媽媽心裏也很心酸。(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孩子,我們去哪裏?

frontiertw on 2 11 月, 2020

Photo by Joshua Earle on Unsplash

文/潘盈蓁

從小我是個活潑聰明的孩子,教過我的老師都說我是個人才,只要好好培養,前途無可限量,但發病後一切都不一樣了,發作時的那種痛苦與難受,非一般人所能體會,像是常打翻飯菜、摔車、跌倒、被熱湯燙到、運動時發作,等等,都是常有的事,加上童年時發作被排斥、不受歡迎,還有只要有鐵馬、機車的活動,我都不能參與,可以說是沒什麼童年可言,還好我有一個對我很好的哥哥,了解我的痛處,在他有空的時候就會帶我去吃我愛吃的、看電影、陪我打我最愛的撞球,讓我有動力走過這許許多多被病痛折磨的痛苦,不然我可能會發瘋。(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別放棄,一起快樂的生活吧

frontiertw on 6 10 月, 2020
手術房裏一位醫師指著心跳儀器的螢幕。另外後頭還有3位醫療人員

Photo by Javier Matheu on Unsplash

無障礙病房、醫療相關輔具如移位機等,並不是所有病房都有,也因此障礙者每次就醫時,都必需將就現有的環境、器材克難地完成診察或治療,也造成障礙者不願意使用政府提供的醫療保健資源如子宮頸癌抹片檢查等。此外,診所的無障礙普及率低輪椅族望門興嘆、聽障者「臨時生病」要「臨時」申請手譯員協助,也常有困難。(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障礙者就醫礙很大

frontiertw on 23 9 月, 2020

 

活動一開始,智青與阿公阿嬤總是默契不足,常常雞同鴨講,說也說不通,或是雞講了很多,但鴨子還是在聽雷,楞在那。後來,有位阿嬤主動分享:「我就先陪他做,慢慢教他,示範給他看,這樣他就會了,啊我自己的,等回家再做就好了。」其他人聽完後,都表示這個方法好,紛紛跟進。(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讓愛圈在一起~「老憨少」共融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