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tw on 24 1 月, 2020

四位小朋友穿雨鞋排排站站在鏡頭前

孩子的能力差,沒辦法完整的跟著唱,其實可以告訴家長,在車上、在家裡不斷的放表演的歌曲,她聽上百遍後,能不能跟著唱?她的動作不漂亮,能不能選擇一個不顯眼的位置讓她跟全班一起?一個全班甚至全學年的孩子都上場的表演,只有他們兩個潛能班的孩子不能上台,真的需要一個很充分的理由。

這孩子有沒有上台,沒有人在乎,孩子有沒有跟著去練習,沒有人知道,即使是這樣,我也要老師們去問清楚,為什麼這孩子沒有上台?讓他們知道全世界還有一個人在乎,媽媽為這件事情不高興。(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勿遺漏任何一位孩子

frontiertw on 25 12 月, 2019

五位智青在遊園裏開心合照

東勢林場很漂亮,裡面有很多的森林,我還有看到恐龍跟蝴蝶,然後我們還有去爬山,覺得那邊的空氣很好。第二天下午我們去一個賣巧克力的地方,又看到很多巧克力可以買,我也有買一包巧克力回家給我的家人吃,但是全部都被媽媽吃光光了。

明年我也要努力的包糖果賺更多的錢,這樣我就有錢可以跟我的好朋友再去更遠的地方玩了!(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雁行好好玩

跑道上有二位競速輪椅運動員,其中一位高舉雙手歡呼。Photo by Audi Nissen on Unsplash

今年國際身心障礙者日的主題為「提升身心障礙者參與及領導力:對2030年發展議程採取行動」Photo by Audi Nissen on Unsplash

每年的12月3日是國際身心障礙者日,這一天的意義在檢視過去一年來身心障礙者的社會生活與權利是否有被適當改善。今年國際身心障礙者日的主題為「提升身心障礙者參與及領導力:對2030年發展議程採取行動」,並且聚焦在「運動促進發展與和平(Sport for all for peace and development)」的主題上。

運動具有改變觀念、偏見和行為的強大力量,也是促使人們團結在一起的有力工具,今年的國際身心障礙者日,我們翻譯了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日主題文章,並整理了數則台灣身心障礙者參與運動或競賽的報導,透過運動或競賽,不但讓人生陷入困境的身心障礙者獲得關注與支持,也提升身心障礙者社會融入與參與,而與他人在平等的基礎上參加娛樂、休閒和運動的權利,正是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重視的精神與價值。(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2019國際身心障礙者日】提升身心障礙者參與及領導力

frontiertw on 2 10 月, 2019
路的指標

Photo by Brendan Church on Unsplash

智智的家人有媽媽和兩個妹妹,可惜的是兩個妹妹已出嫁各組家庭,偶爾才會透過line訊息聯絡彼此,而智智的媽媽同為身心障礙(智障併精障/中度) ,也因為這樣,身邊少了可以教導智智的人。因此曾經受人慫恿下將父親遺留的房子變賣,智智跟媽媽過著流落街頭,為了要填飽肚子,智智誤信朋友教的賺錢的方式,把重要的銀行帳戶存簿和印章,二話不說就答應把東西交了出去,也因為帳戶被拿去賣,變成了人頭帳戶因此進出監獄,才驚覺原來這是不對的事情。(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自我選擇、自我決定、自我負責

frontiertw on 2 10 月, 2019

送餐給張先生總必須隔著一道鐵窗,才能將熱騰騰的餐食送到他手中,因腦部疾病關係導致口語表達受損,須長期臥床雙腳也顯得萎縮,無法下床開門。有次我輕輕的敲敲窗戶說:「張先生送餐來了!」他才睡眼惺忪的將眼睛打開,社工親切的微笑與問候,看著張先生親切和藹的笑容回應,我說:「不好意思,吵到您睡覺了!」張先生說:「不會,我很高興。」(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不止是送餐

frontiertw on 2 9 月, 2019

 

障礙者出個門為甚麼要帶那麼多東西?桌板、飲料架在輪椅上就像你非障礙者拿在手上、背在包上沒有兩樣。障礙者的手要操控輪椅,又要帶東西,當然只能掛在輪椅上。若真要說到障礙者帶甚麼東西出門,我還想追一項,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卻又心疼的,那就是有些人出門要自己背著「斜坡板」。為什麼?正是因為路上的餐廳、商店幾乎都是一兩階,政府不積極改善,想要有進出自由的障礙者只好自己帶斜坡……(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障礙者社會生活困境知多少?

frontiertw on 14 8 月, 2019

書的封面是一個戴帽子的男孩,穿黃綠相間的衣服

邱醫師解釋,一百個小胖威利症的孩子,可能有一個去吃了餿水,報導就會只寫「小胖威利症會吃餿水」,於是造成誤解,以為小胖威利症等於吃餿水、挖垃圾桶食物、生肉直接吃等種種行為,事實上這些都不是絕對性的行為,並非每一個孩子都會這樣。

「那小孩的智商會有多少?」一想到智能障礙,淑雅心頭還是糾結難開。「要看你們啊,有60的,也有到110。」她心裡一震,「110是很棒的耶,怎麼可能到110?」

邱醫師慎重的說:「你們給他多少,以後他會回饋你們多少。」聽到這句話,淑雅突然有些振奮,馬上問:「你的意思是我的小孩還是有希望?」

「對,就看你怎麼給他。因為這樣的小孩,要怎麼教、怎麼去刺激他反應,是需要方法來慢慢引導的,不是像一般的孩子,隨便養也會長大,這樣的小孩你要付出更多去照顧,他才會『長大』。」(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當小胖威利遇見虎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