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tw on 七月 28th, 2020

Photo by Chi Pham on Unsplash

 

2011年,我領到生平第一支手杖。

當時的我,視線逐漸模糊,出門在外時得用雨傘探測地面的高低落差,小心翼翼地行走。但因我個子較高,再長的雨傘也顯得太短,用起來總是不順手。

所以一拿到手杖,我就興奮地打開,用社工教的方法,走上街頭試用。我對它的長度感到滿意,如此一來,我出門就方便多了。

當我搭車回到居住的小鎮,卻在拿出手杖前猶豫了。這個小鎮裡,有太多的人認識我。如果碰上他們,我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那些震驚、難過、關心與探詢。但為了能再次陪兒子上學,我申請了第一堂定向行動課。

我請老師讓我到離家稍遠的地方才拿出手杖練習,因為我不知道鄰居們會以什麼方式議論我和我的手杖;也不知道家人能不能承受這樣的議論與壓力。(繼續閱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手杖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