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數位化時代的創新、教育與技術變革–推動實現性別平等和賦權婦女及女童

數位化時代的創新、教育與技術變革–推動實現性別平等和賦權婦女及女童

聯合國秘書長週一(3月6日)在一次大型婦女會議開場時警告說,以目前的速度,實現性別平等還需要300年。

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秘書長在婦女地位委員會(Commission on the Status of Women)會議開始時說:“近幾十年來取得的進步正在消失。”

估計有4000多名政府部長級官員、外交官和公民社會成員參加一年一度、為期兩週的婦女地位委員會會議,討論如何改善世界各地婦女的生活。這是自COVID-19大流行開始以來該委員會首次完全以現場形式舉行會議。

古特雷斯在開幕致辭中說,當婦女權利“在全世界受到踐踏、威脅和侵犯”時,婦女地位委員會的意義更為重大了。

今年會議的主題是“數位化時代的創新、教育與技術變革–推動實現性別平等和賦權婦女及女童”。此次會議及其數十個附帶活動將探討不成比例地缺乏互聯網可及性如何在全球範圍內限制了婦女和女孩。

————————————————————————————————————–

(主要內容出處:UN secretary-general says women’s right are under threat – The Washington Post

用Notion AI 初翻後修改)

聯合國秘書長周一警告說,全球婦女的權利正在被“濫用、威脅和侵犯”,按照當前的發展方向,實現性別平等還需要300年的時間。

他告訴婦女地位委員會的開幕式——聯合國領先的全球性別平等機構,幾十年的進步正在消失,因為“父權制正在反擊”。

聯合國秘書長指出了阿富汗,那裡的“婦女和女孩已經從公共生活中被抹去”,並表示在許多國家,婦女的性和生殖權利正在被削弱。

他還說,在許多地方,上學的女孩面臨綁架和攻擊的風險,並抱怨警察在傷害他們本應保護的弱勢婦女。

“從烏克蘭到撒哈拉以南非洲,危機和衝突最直接且嚴重地影響婦女和女孩,”古特雷斯說道。

他說,其他反挫例子,如產婦死亡率正在上升,COVID-19的影響迫使女孩早結婚,並讓她們無法上學,同時阻止了母親和看護者外出工作以賺取酬勞。

在為期兩周的會議期間,婦女地位委員會的重點是縮小技術和創新方面的性別差距。聯合國秘書長說,這個主題再及時不過了,因為隨著技術的飛速發展,女性和女孩正在被拋下。

他說:“全球還有30億人沒有連接到網路際網路,其中大多數是發展中國家的婦女和女孩,在最不發達國家,只有19%的婦女上網。”他說:“在全球,女孩和婦女只佔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學生的三分之一。男性在科技行業中的數量是女性的兩倍,在人工智慧這個不斷增長的領域中,只有約五分之一的工人是女性。”(補充:男性和女性在科技行業中的人數比是2:1,工程專業畢業生中只有28%是女性,人工智能產業工作者中只有22%是女性。此外,男女薪酬差距高達21%。)

他說,“大數據”是政治和商業決策的基礎,“但它經常忽視性別差異,或者完全無視女性,從而導致從一開始就僵化了性別不平等的產品和服務。”古特雷斯呼籲採取緊急行動,平衡男女之間的力量。

他認為,發展中國家尤其應該為婦女和女孩提供更多的教育、就業機會和收入。他呼籲從政府到各決策組織以及學校教室,都應推廣婦女在科學技術方面的普遍參與和領導。

古特雷斯還說,必須創造一個安全的數位環境,消除社交媒體上的“厭惡女性的錯誤信息和假信息”以及“性別騷擾”。

聯合國婦女署執行主任西瑪·巴胡斯在委員會的開幕會上表示,“數位鴻溝已成為性別不平等的新面孔。”她說,去年上網的男性比女性多了上有2,590萬人。

她還引用了來自125個國家的女記者的一項調查結果,發現四分之三的人在工作中遭受了網路騷擾,其中三分之一的人在回應時進行了自我審查。

在阿富汗,巴胡斯表示,通過YouTube和部落格發聲的女性,他們的門被塔利班標記,許多人逃離了這個國家,以確保他們的安全。她說,在伊朗,許多女性繼續成為線上活動的獵物。

她說,挑戰來自於“如何修正遍及技術和創新領域中的各種的結構性的、有害的性別刻板印象?是這些問題使婦女和女孩失敗”,並確保線上空間沒有濫用,加害者受到追究。

巴胡斯表示:“如果我們在本次會議結束時沒有共同、明確地宣示‘夠了,不再這樣做’,是我們自廢武功!”

UN 秘書長發言影片

https://youtu.be/bEYFL1h4gU8

人權婦女權益聯合國

發佈留言

eighteen + twent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