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tw on 五月 23rd, 2011

by Amy媽媽

建立尊重多元性別認同的社會。Photo by mikemol

建立尊重多元性別認同的社會。Photo by mikemol

我的兒子長得很秀氣,從小愛穿粉紅系服飾,看到女性玩伴玩洋娃娃,經常忍不住要加入她們,往往受到排擠與取笑:「男生玩什麼洋娃娃,羞羞臉?」女孩們的媽媽也對我投以異樣眼光,那種眼神像是對我說:「妳生了個怪咖小孩!」同伴們的羞辱與排斥,每每讓兒子很受傷,我總為兒子加油打氣,因為我的兒子是獨一無二的。

我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她們年齡相差6歲,從出生起,我就告訴她們「身體自主權」的觀念,不管男生、女生都要尊重自己和他人的身體,沒有得到自己或他人的允許,任何人都不可以碰觸或侵犯自己和他人的身體。上了小學,我開始教導她們保險套的使用方式,還有告訴她們男男戀、女女戀的故事,讓她們理解「情,發乎人性」,愛同性與愛異性一樣都受到尊重…(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同志與性教育宜趁早──一名心急的媽媽心聲

frontiertw on 十二月 6th, 2010

by 月如口述 徐緩訪談整理

Photo by Photo Javi

Photo by Photo Javi

我在國中時曾經有過短暫的男女合班,後來都是女生班,曾有喜歡的女同學。高中時到台北唸夜校,白天在診所打工,有位女護士小我一歲,現在已經從醫院退休了,我和她一直都有聯絡,成為好朋友。

我在台北工作十多年,一直有人幫我介紹男朋友,相親了十幾回,都是熱心的同事或朋友介紹的。我會嫌他們沒房子,有人因此真的去買了房子,雖然沒和我結婚,那些房子後來都漲價,賺到了,他們應該感謝我。

後來失業,暫時到南部姊姊家住。媽媽已經過世了,爸爸每年都會一個人環島走一圈,到處看兒女,對於我還沒結婚的事一直很不放心。姊姊和我先生的親戚認識,就由她們介紹撮合。我先生的個性內向,言語不多,下班時間都待在家裏,利用屋後的空地養雞、鴨,種果樹等。我和他結婚,當了家庭主婦,當年35歲,他的年紀和我差不多。

我住姊姊家時,有一位女房客,她以前住台北,因為工作換到南部,向我姊姊租樓上的一間房。有一個週日,我和她騎腳踏車去水庫旁的農場玩。回來後,我們一起聊天,聊到很晚,她要我睡她房間,我很快地睡著。睡夢中她對我主動,我沒有拒絕,很自然地在一起。後來她又找了我幾次,不知道是姊姊發現了,還是別的原因,後來姊姊叫她搬家…(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真愛難尋

frontiertw on 六月 15th, 2010

by 劉季蓁

「慾望實驗室」影片劇照。圖由紅絲帶基金會提供

「慾望實驗室」影片劇照。圖由紅絲帶基金會提供

不管處理什麼問題,都有正反兩種聲音會同時出現,尤其在性與愛滋問題上,它會顯得更敏感。

例如台灣紅絲帶基金會的講師總是直接和孩子談怎麼使用保險套,甚至當同學好奇時,也樂於講清楚男女保險套口交方法。為了避免誤會或過度自我想像,一定會準備示範教材,希望同學親自觸摸保險套、戴到替代陽具上,確定所學的衛生教育正確,也會準備油性潤滑液實驗保險套破損的過程。

這一套過程入校園之後會有兩種態度出現,一是「保守勢力的檢討」和「開放勢力的支持」,紅絲帶基金會即使再小心操作,也難抵衛道人士的教育論點。也許紅絲帶要謝謝愛滋病毒,否則哪有機會在學校清楚講「安全的性」…(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愛滋防治的打更人 如何打動人心?

frontiertw on 五月 21st, 2010

by 網氏

圖由shanny提供

圖由shanny提供

拉子愛女人,同時又是媽媽?這兩個身分好像兜不太起來,卻又真實的存在於社會中,我們稱她們為「拉媽」。

一夫一妻異性戀婚姻是現行法律及社會唯一允許的規範,不分男女,在缺乏多元選擇下,異性戀因而成為多數人探索親密關係的人生之路。我們發現,男同志結婚多半為了傳承接代的家族或社會壓力使然,可是,每個結婚、生子的拉媽理由各不同,發現愛女人的時間點差異也頗大,女同志的認同過程宛如重生般的生命彩歌…(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中年拉媽的心底話

frontiertw on 一月 4th, 2010

by 張正學

Photo by chiang

Photo by chiang

對於任何一個人來說,工作是讓自己可以繼續生活下去的一種方式,有了薪水,才可以養活自己,然而,對於一個愛滋感染者來說,面對工作,卻可能時時要膽戰心驚,因為工作的體檢,成了一道門檻,一旦不合格,則被拒於門外。

在台灣,將愛滋納入員工體檢項目,不是出自於一種公司對於員工身體健康的照顧,而是成為公司篩選員工的一種方式,更離譜的,就算是員工已經服務於公司多年,一旦不幸被得知,這時,公司完全不去思考這位員工的能力與對於公司的貢獻,一樣藉此辭退,其理由不外乎「工作的場合較為特殊」、「會與顧客有所接觸」、「顧客若得知有感染者在這邊工作,將影響生意」、「如果你將病毒傳染給其他人,公司該怎麼負責」……(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不該是奢求─談愛滋感染者於台灣的工作權現狀

frontiertw on 十一月 9th, 2009

by 何春蕤

2009台灣同志大遊行已於10月31日圓滿達成,這個積累數年的遊行已經成為華人世界中象徵台灣民主與自由的標記活動,也是性╱別異類得以聚集展現其社會存在的時刻,每年都在相挺藝人的歡樂歌舞中感覺良好的落幕。

2009同志遊行訴求:同志需要妳/你的愛

2009同志遊行訴求:同志需要妳/你的愛

今年的遊行以輕鬆溫暖的「同志愛很大」為主題。有些人曾擔心主題太過柔和,失去了集體發聲時抗議困境、要求改善的機會,即使集體遊行能提振士氣於一天,但是這個士氣卻可能在終年的歧視中被磨損消耗。不過最近幾天密集發生的幾件事都聚焦於同志的現實處境,倒是有可能激化遊行,增多一些針對性。

首先就是同志出版品在上市時面臨被抹黃、被冷藏。繼2003年晶晶書庫販售同志圖刊遭到猥褻罪名起訴判刑,今年10月份同志出版社基本書坊出版的兩本小說新書雖非情色書籍,卻也在知名的誠品書店被冷藏。書店門市部認為只要是同志出版社的出版,不論內容,一律都要貼18禁的貼紙(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同志遊行 首要面對危機

frontiertw on 五月 22nd, 2009

我用第一張消費券,換回一本詩集,在花蓮美崙山上的松園,一趟不期然的小旅行。

上一回到松園,恰好也碰上這位花蓮出生的醫師詩人辦畫展,那時,他剛出櫃不久,縱然,在十多年前就已經知悉他的同志身份,但總比不上他自己坦承,來得天經地義。
繼續閱讀 »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唯同志識得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