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tw on 七月 6th, 2016
Photo by Christer

Photo by Christer

線線(視障者),40歲,打手槍的次數,五根手指頭都不到……聽到這答案的人,都意外也不可置信(即便是肢障的我也是)。當聽到線線娓娓道來這才發現,我們都一直以明眼人的視界,來看待全盲視障者被不公平的對待。

『有自己的房間,除了睡覺不關門。關門會擔心惹來家人懷疑做壞事。即使關了,房間有窗戶,不知家人會何時經過…因為都看不到呀…』所以在自己的房間裡,也 要壓抑性需求。有的全盲者,因過度的壓抑,而致無法控制不小心的『騷擾』別人,來滿足生理一丁點需求,但也換來變態,甚至官司……全盲對環境伴隨而來的不 安,不知四面八方從何投射的『監視』,因看不見他人的恐慌,而有行不得也的無奈。(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40歲了,唉~終於有長大了的感覺

frontiertw on 六月 13th, 2016
德明爸爸與兒子合影

德明爸爸與兒子合影

平平還沒上幼稚園時,只覺得孩子的脾氣真拗,學習上稍微慢一些,直至念幼稚園中班時,老師提醒孩子的上課情形:「感覺統合較不協調,固著性也較高」,提醒著我們去讓醫生評估,從此之後,開始了平平的早期療育課程。

一開始,我一直忙於工作,並不清楚孩子被診斷的情形,直至領到她的『身心障礙手冊』時,我的心裡產生很大的矛盾,手冊帶給家人行動上多方面的方便、另一方面自卑心理一直浮現:『怎麼會是自己的小孩?』,這樣情緒不穩的狀態,時常讓我與家人相處間成為不定時的炸彈。(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成為一個真正的父親

frontiertw on 四月 13th, 2016
智青認真工作模樣

智青認真工作模樣

育成基金會的社工淑君及培妤表示,我們陪伴並參與智能障礙者走過完整的人生,所以能夠觀察出他們隱而未現的需求。當社工順利媒合智能障礙青年(簡稱「智 青」)就業後,乍看他們生活步入穩定的軌道,實則生活拼圖缺少了重要的一塊—休閒,創造這塊拼圖,成了「育成友誼社」設立的起源。

一般人可以自己選擇不同的休閒活動,以紓解壓力、擴大社會參與、滿足人際關係,但是,智青缺乏休閒相關的資訊與資源,例如:想要交新朋友出去玩,但要去哪 裡?又要如何交友?要怎麼玩?對一個智青而言,這些都是需要透過指導、協助解決的問題。「育成友誼社」設立的目的及提供的服務,不是要替智青「解決」這些 問題,而是協助社員自行提出意見,藉由團體成員的互相交流,共同決定休閒活動的計畫,社員再通力合作,讓這個休閒活動付諸實行。(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心天地喜結伴 快樂向前行

frontiertw on 三月 13th, 2016
光哥默畎無語時的神情

光哥默畎無語時的神情

雖然口不發一語,雖然耳朵聽不到聲音,但心裡的感受依然存在。

有一次跟光哥媽媽通電話,他正坐在旁邊穿串珠,雖然聽不到我們說什麼?,但他竟突然停住串珠動作目不轉睛注視著我,通完電話後告訴他:我剛才跟你媽媽講電話,她很關心你喔!

明知道他聽不到滿也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但他的眼神閃爍不一樣的表情,然後轉頭直視著窗外,側影觀之似有思親的模樣,一種筆墨難以形容的感覺不斷浮現在我心頭!(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無語的情感

台北兒童新樂園在2014年年底重新開幕,重建前台北市無障礙資源推廣協會便不斷提醒園方一定要做好無障礙相關設備與措施,園方也善意回應,表示絕對依法行政,台北市無障礙資源推廣協會師社工游鯉綺表示,但我們的法規只要求環境、硬體如出入口、通道、廁所無障礙,以致於障礙兒想玩園內的設施卻處處碰壁。

園方雖然強調兒童新樂園有二項遊樂設備摩天輪與小火車是輪椅可以直接進入,但事實上是,輪椅進去摩天輪的包廂後,隔板太高看不到外面風景,玩摩天輪變成坐在一個箱子裏繞一圈就出來,小火車也是類似情形,感覺就像是在坐捷運,對孩子來講那一點都不好玩!(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障礙新聞解析:遊樂園多「障礙」 身障童望園興嘆

frontiertw on 十二月 13th, 2015
視障朋友領取選票,選務人員說明輔具使用方式。

視障朋友領取選票,選務人員說明輔具使用方式。

我是一位重度視障者,自從視力受限後,在行動與參與社會活動時便時時受限,親身感受到建構社會體制時因為欠缺對身心障礙者的理解與同理心,而導致身心障礙 者有被隔離、被忽略的痛苦。例如,不管是中央或地方選舉,我總沒收到語音的選舉公報?為何不能有適合視障者使用的語音介面的選舉公報?又為何到了投票所, 讓我老是為選票序號是從左到右還是從右到左而困惑?那圈票處蓋戳章處又為何不能放大些?甚至戳章用的紅色印泥是否足夠?因為戳印蓋在哪一位候選人上面的蓋 章處事,涉及個人祕密投票的隱私權,不能請投票所裡的工作人員來幫忙確認,我又沒法子用手指觸摸確認,那麼,為了維護我們視障者的選舉權,將紙本選票蓋戳 印形式

改為明盲通用的電子投票形式,屆時,我們才能大聲說已達讓身心障礙者也能貢獻其價值的進步社會!(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視障者談選舉參與的公民權

frontiertw on 十一月 25th, 2015
攝影/ MorkiRo

攝影/ MorkiRo

算一算日子,我也生病了十多年了,想當初被醫生確定有這個診斷(思覺失調症),我感覺得到家人好像必須要忍住淚水,但卻要表現得很堅強的樣子,媽媽 甚至跟姐姐談到,以後財產可能要多分我一些。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從開始去心橋工作坊,到現在也有六年了,但這六年反而是我人生目前最快樂最充實的時 光。哈哈,接下來我就要開始呈現我的復健效果了!

先說一說我的情形。我發病時耳朵會聽到一些人在講話,還有就是會把天花板上的圓形燈管看成一個人的臉。但很幸運的是透過服藥(第二代抗精神藥物)幾乎可以完全消除。但是戒不掉抗焦慮藥及常常負面思考是主要問題,那就靠「復健」去解決它吧!(閱讀全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參加復健的日子